不要誤判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的效應 | KPMG | TW
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不要誤判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的效應

不要誤判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的效應

川普政府為化石能源產業撐腰,但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後,如何為日益壯大的美國清潔技術(clean tech)產業撐腰,將會是川普政府更要傷腦筋的難題

1000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暨KPMG 氣候變遷與企業永續服務亞太區負責人

KPMG in Taiwan

與我聯繫

相關內容

不要誤判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的效應

川普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的新聞一出,舉世譁然,即使這已是預料中事。不過有幾個背後的觀察,值得大家思考,以避免過度簡化川普此舉的效應。

川普團隊背後代表著美國化石能源產業的利益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全球暖化主因來自人類的經濟活動,正是我們的工商發展已經賴以維生超過至少150年的煤、石油及天然氣。要解決全球暖化,就得限制化石能源的應用,進行能源改革與轉型,所以川普強調巴黎協定「大幅重新分配美國財富」講的是誰的財富其實昭然若揭,化石能源產業的美國勞工成為他口中重眨巴黎協定的擋箭牌。此正好提醒國人及執政團隊,化石能源及清淨能源間的角力戰已經白熱化,主流化,意謂各國均不能忽略能源轉型的壓力。

川普政府為化石能源產業撐腰,但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後,如何為日益壯大的美國清潔技術(clean tech)產業撐腰,將會是川普政府更要傷腦筋的難題。美國優先不只是現在才開始,1997年美國不簽署京都議定書,也是美國優先,只是當時美國的清潔技術不如歐盟先進國家。然2008年金融海嘯後,歐美間清潔技術的消長有極大的轉變,歐債危機及難民議題使歐盟陷入低碳轉型的困境,讓美國在強勁股市及歐巴馬政府的驅動下,趁勢深耕美國的清潔技術,今昔已不可同日而語。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決定退出川普政府的相關委員會顧問團隊,會是美國清潔技術產業對美國政府抗議及施壓的引爆點。

魚與熊掌如何兼得,美國各種清潔技術產業,包括汽車、再生能源、水科技、資通訊高科技等,都已達向世界市場收網且執業界牛耳的地位,美國企業不會放棄巴黎協定帶來捶手可得的低碳新商機。川普政府絕對不會犧牲低碳轉型為美國帶來日益顯著的就業機會。巴黎協定的達成、簽署及正式生效,有一定的程序及時程,相同地,美國退出要正式生效,也有一定的程序與時程,至少需二年以上,這期間美國化石能源產業與清潔技術產業的角力會不會左右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來個再次逆轉,不無可能。所以這齣戲,得看長不能看短。

從這個角度來看,川普的決定表面上讓歐盟失望,但是對歐盟清潔技術受美國威脅大的廠商而言,是一個競爭上稍可喘息的機會,也是再次積極鞏固市場商機與技術領先的良機。而對於排碳世界第一大的中國,更是確立其主導世界未來低碳經濟遊戲規則的地位。雖然美國頁岩氣開採技術與成本上的突破,讓美國在能源供給上有了一個百年高枕的條件,但是川普目前看短的決定,損失的卻是長程新氣候經濟的話語主導權,可能喪失的更是美國在世界經濟的領導角色。

巴黎協定其實並不具法律效力,也就是說簽署的國家即使是未達成減量承諾或綠色氣候基金的資助金額,也不會有任何氣候公約下的法律制裁。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正突顯了此協定最大的弱點。原本的巴黎協定已經軟性地強調每五年將檢視各國的減量目標和成果,川普此舉勢必加速聯合國氣候公約未來在減量目標及國際氣候援助承諾上法律效益的談判。

從這個角度看,氣候公約一路以來軟腳蝦的協定、共識或京都議定書,在現在的川普效應下,預料將會激發為未來國際的減碳協定設計「牙齒」的需要。

最後總結,川普對於氣候變遷的政策其實還未全面明朗化,他說需要重新談判,也要與各國個別談判。換句話說,川普要用什麼來與各國換什麼,才是葫蘆裡真正要賣的葯。氣候議題是國安丶是外交丶更是從今以後經濟上競爭優勢的關鍵,各國心懷詭計。看別人想自己,我們也殷切期盼總統府能夠早日譲台灣的企業界看到國家的氣候詭計。

© 2018 KPMG, the Taiwan member firm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member firms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a Swiss entity. All rights reserved.

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is a Swiss entity.  Member firms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firms are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KPMG International provides no client services. No member firm has any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KPMG International or any other member firm vis-à-vis third parties, nor does KPMG International have any such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any member firm.

與我們聯繫

 

申請服務建議書

 

填寫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