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銀海外分行遭罰來看金融業打亞洲盃或世界盃的洗錢暨資恐遵循風險及挑戰 | KPMG | TW

從國銀海外分行遭罰來看金融業打亞洲盃或世界盃的洗錢暨資恐遵循風險及挑戰

從國銀海外分行遭罰來看金融業打亞洲盃或世界盃的洗錢暨資恐遵循風險及挑戰

我國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在法遵機制、防制洗錢及可疑交易申報上,涉及違反銀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 “BSA”)及反洗錢相關規定,遭美國紐約州金融廳(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 “DFS”)裁罰1.8億美元

1000

相關內容

據本月19日新聞報導,我國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在法遵機制、防制洗錢及可疑交易申報上,涉及違反銀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 “BSA”)及反洗錢相關規定,遭美國紐約州金融廳(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 “DFS”)裁罰1.8億美元,引起國內監理機關及業界關注。DFS為美國紐約州金融監理主管,負責對紐約州註冊的本國或外國分行為第一防線之監理,定期對各該銀行進行金融檢查。

 

筆者曾於美國執業金融銀行法領域,深切了解美國監理機構自2000年911事件後極為重視金融業不論大小在洗錢暨資恐防制的遵循,業界皆知紐約州金融廳DFS從前任首長Ben Lawsky開始就是出了名的鐵腕執法機關,比聯邦機關金融犯罪執法網路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 “FinCEN”)還嚴格於洗錢暨資恐之監理,天價罰鍰像外銀BNP遭罰美金89億皆出自於DFS,現任首長Maria T. Vullo延續鐵腕風格並於今年7月又頒布更嚴格的洗錢暨資恐規 Part 504。而本件裁罰案中DFS就是引用Part 504的標準來要求該國銀紐約分行進行改善。由於美國為防制洗錢暨資恐的領導國家,極為重視防制洗錢暨資恐規範之落實,對於未確實遵循之金融機構,祭出的罰鍰年年增高,並伴隨非常繁重的後續改善義務,我國金融機構對此風險不可不慎。

裁罰原因

DFS近期一再重申DFS「絕不容忍金融機構對反洗錢法令的忽視,並會對任何未能建置預防違法交易之遵循機制的機構採取果斷並嚴厲的制裁行為」。根據新聞稿所附的裁罰命令,DFS是在最近一次金融檢查中發現有違反BSA及反洗錢規範之情事,其中除了遵循機制之缺失外,主要包括未能針對涉及巴拿馬分行之交易及可疑客戶帳戶進行適當之洗錢風險辨識及加強確認客戶身分措施(enhanced due diligence)。

 

確認客戶身分的要求,不僅包含開戶客戶的身分,於客戶為法人時,更應確認受益人(beneficial owners)的身分,如確認董監事、具控制力的大股東之身分等等,在巴拿馬報告後,確認客戶身分的議題更加被各國監理機關重視。金融機構接著需依據客戶、地域和產品等不同面向的指標區分客戶等級,以精確辨識可疑交易。依據美國FinCEN的規範,於金融機構發現可疑交易後30日內,須向FinCEN申報可疑交易報告。

 

另外,如果涉及美國OFAC制裁名單,如涉及恐怖分子的帳戶或交易,依據OFAC的規範,必須馬上凍結並於10日內向OFAC申報。OFAC是美國財政部轄下的單位,全名為”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負責對外國、恐怖分子、跨國販毒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相關活動進行經濟制裁。相較我國,金融機構應留意美國的制裁名單不僅止於聯合國恐怖分子制裁名單,另有其他美國基於經濟或政治考量的制裁名單,如俄羅斯。

罰款以外還有呢?

DFS於裁罰命令中,除了要求繳付罰款以外,通常還會要求金融機構矯正改善缺失(Remediation)及追蹤歷史交易(Look-Back Investigation)。前者要求金融機構應聘僱DFS指派的外部獨立顧問積極協助建置適當的反洗錢制度流程以及改善遵循制度上之缺失,另一個則是聘僱DFS指派的外部獨立監察人查核過去3年間之所有交易是否遵守美國OFAC規定以及申報可疑交易規定。

 

裁罰命令中針對建置洗錢暨資恐遵循機制定有具體的條件,非常值得其他在美國有分支機構的金融業做為自我檢視的參考,其中美國分支機構應避免以下情形:

  • 負責美國分行BSA/AML事務之專員由台灣總行人員遠端兼任,且該BSA/AML專員與分行法遵主管對美國法令欠缺了解;
  • 總行與分行法遵部門未能定期檢視該行辨識及監控可疑交易的篩選要件,重要交易監控文件未能翻成英文,以致不利主管機關有效監理;及
  • 美國分行內部規章流程未能提供任何可疑交易申報之指引,且未能辨識外國關聯機構是否有適當洗錢防制之機制。

紐約州洗錢暨資恐新制上路,外國銀行應注意!

DFS首長Vullo提醒金融機構應慎重因應2017年即將上路以風險為基礎的洗錢暨資恐防制新制Part 504,這個新制要求所有紐約州註冊的本國或外國分行:

  • 建置一個“交易監控及篩選”制度,(1)監督交易以確保BSA暨洗錢防制法規,包括可疑交易申報規定,以及(2)篩選並攔截美國財政部OFAC制裁規範所禁止的交易;及
  • 由董事會或高階主管每年向DFS出具聲明書(certification),確認(1)該分行已採取所有必要步驟,以確保該分行已遵循前述“交易監控及篩選制度”的法規要求,以及(2)據其所知,該分行之交易監控及篩選制度已符合Part 504的要求。

新法中每年向DFS出具聲明書的要求在法律界引起一些憂慮,雖然新法規最終版已將原本Part
504初稿中對聲明書出具不實的高階主管,處以單獨刑責的規定刪除,但相關條文解讀上仍保留得向出具聲明書不實之人追究紐約州銀行法及刑法下申報不實之刑事責任。

亞洲盃/世界盃的最大風險及挑戰

近來DFS裁罰案可視為對國內金融業欲發展亞洲盃或世界盃的警示,金融業現在應刻不容緩地由高層以由上而下的方式認真檢視其海外(尤其是歐美及東南亞監理趨嚴之地區)分支機構或轉投資事業的洗錢暨資恐遵循機制,海外主管機關之裁罰不論從金額或後續矯正所需付出的成本及管理資源來看,對金融業都是個巨大的風險及負擔,其疏忽的代價即有可能吃掉該海外營運事業自始以來以及甚至未來所可賺取的收益,成為一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投資。

© 2017 KPMG, the Taiwan member firm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member firms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a Swiss entity. All rights reserved.

與我們聯繫

 

申請服務建議書

 

填寫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