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科技觀點:顛覆性科技的突破 激發企業創新思維 | KPMG | TW
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KPMG科技觀點:顛覆性科技的突破 激發企業創新思維

KPMG科技觀點:顛覆性科技的突破 激發企業創新思維

透過調查科技領袖在企業創新管理的新思維,提供科技發展趨勢展望及探討創新商業化過程的主要障礙

1000

人資長 ,審計部執業會計師

KPMG in Taiwan

與我聯繫

相關內容

shanghai-drone

KPMG 2017發表「改變現狀的顛覆性科技」調查報告,受訪對象包括來自新創企業家及財富500大企業高階經理人等超過800位全球科技領袖,遍及美國、中國及印度等十五個國家。透過調查科技領袖在企業創新管理的新思維,提供科技發展趨勢展望及探討創新商業化過程的主要障礙。報告顯示在各國政府大力鼓勵下,包括孵化器、加速器及創投業者在內之新生態系統崛起,在此全球化科技產業新生態系統中,科技、人才及資本在不同市場及區域不斷滋長及改變,從西方到東方都普遍存在,尤其值得注意是中國及印度的轉變。

全球科技地圖的亞洲新進代表-中國大陸

除了美國矽谷仍是最知名的創新搖籃城市外,亦有26%及21%受訪者認為,亞洲城市中包括上海及東京,係屬未來4年最有機會成為科技創新領導中心之前三個城市,顯示亞洲國家在科技創新潮流中的地位日趨重要。另外,儘管西方國家仍舊主導科技產業,微軟、蘋果及谷歌等知名企業佔據最具科技創新能力企業前五名,中國大陸阿里巴巴已擠身第七名,其創辦人馬雲更被評為最具科技創新願景力領導者第三名,與谷歌的佩吉及皮采同排名,僅次於第一名特斯拉的馬斯克及第二名蘋果的庫克。

有效管理創新是企業持續的挑戰

不論是大型企業或是小型企業,負責擬定及推動企業未來策略的創新長,相較於其他企業功能如研發主管、執行長的角色顯得更為重要;在創新領導地位的競賽中,專利數目被視為對新創意驗證最重要的衡量指標,甚至較營收成長重要;在全球方面,對員工激勵的關鍵誘因是金錢,取代了職業發展成為建立及維持創新的企業文化最重要的方法。惟調查顯示在中國大陸,職業發展卻是大陸企業塑造創新企業文化最重要的方法,顯示大陸企業日漸重視企業文化及人才培育,反觀國內技術人才近年屢被對岸企業高薪挖角,加上勞動條件惡化,更突顯國內企業留住人才的困境。

抓緊趨勢,企業領導者思維的改變

在全球展望快速移動的浪潮下,迫使高階經理人需以更靈活且有效配置資源的方式提前在市場佈局,推動最好的創意去打動顧客,而非因為恐懼失敗及不確定性而固守現狀。不論是新創、大型企業或中小企業,擁抱科技並有效結合人才、資本及企業家風格是唯一的企業生存之道。在過去從未經歷過如此快速轉變的世界,企業必須具備對未來性的洞察,透過全球性及跨產業的共同合作及夥伴關係,及早佔據有利位置,構劃未來科技並成功使之商業化,驅動由顛覆性科技衍生的新商業模式轉變為金錢價值。

國家文化差異,企業領導者各有盤算

全球方面,調查顯示近58%受訪者認為人才有效取得及科技基礎建設的使用是把創新意念推到全球市場最重要的因素。惟在中國大陸,企業則認為最重要的是驅使顧客認同及結盟不同商業夥伴的能力。由於中國企業擁有龐大消費人口之內需市場,比較容易有效驗證各種商業創意及模式,也造就了如阿里巴巴、騰訊及百度等世界級的科技巨擘。

不是僅複製矽谷經驗,須確切融入矽谷生態系統

目前很多國家已經意識到成為矽谷生態系統一員的重要性,從而希望可以成為具領導地位的創新中心,成功的關鍵在於把握與矽谷結盟的機會及學習其領導地位。另外,KPMG科技、媒體和電信業務全球及美國主席Tim Zanni 指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看到的情況是許多國家和城市在努力按照矽谷科技創新的模式進行複製和建設,並取得相當程度的成功,然而同時有些國家仍持續面對宏觀經濟及基礎建設不足的挑戰。」此亦呼應政府目前大力推動的「亞洲.矽谷」計劃,顯示連結國際推動台灣科技升級的急迫性。

立即下載完整報告(英文版)

<p>© 2018 KPMG, the Taiwan member firm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member firms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a Swiss entity. All rights reserved.</p> <p>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is a Swiss entity. &nbsp;Member firms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firms are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KPMG International provides no client services. No member firm has any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KPMG International or any other member firm vis-à-vis third parties, nor does KPMG International have any such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any member firm.</p>

上列組織及本文內任何文字不應被解讀或視為上列組織之間有任何母子公司關係,仲介關係,合夥關係,或合營關係。 上述成員機構皆無權限(無論係實際權限,表面權限,默示權限,或任何其他種類之權限)以任何形式約束或使得 KPMG International 或任何上述之成員機構負有任何法律義務。 關於此文內所有資訊皆屬一般通用之性質,且並無意影射任何特定個人或法人之情況。即使我們致力於即時提供精確之資訊,但不保證各位獲得此份資訊時內容準確無誤,亦不保證資訊能精準適用未來之情況。任何人皆不得在未獲得個案專業審視下所產出之專業建議前應用該資訊。

與我們聯繫

 

申請服務建議書

 

填寫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