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審計觀點:區塊鏈衝擊傳統事務所,KPMG將數位轉型探索全新的審計模式 | KPMG | TW
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KPMG審計觀點:區塊鏈衝擊傳統事務所,KPMG將數位轉型探索全新的審計模式

KPMG審計觀點:區塊鏈衝擊傳統事務所,KPMG將數位轉型探索全新的審計模式

區塊鏈所帶來的分散式帳本,具有透明、不可竄改並且不需要中介者的特性,正好衝擊了傳統審計與確信服務的人員的工作內容。面對區塊鏈、Fintech及大數據等技術出現,安侯建業積極備戰。

1000

執行董事, 家族辦公室主持會計師

KPMG in Taiwan

與我聯繫

相關內容

201702-kpmg-audit-insight

「如果區塊鏈真的發展起來,以後審計人員不懂區塊鏈的話,是沒有辦法做審計的。」安侯建業審計部營運長陳振乾這麼說道。區塊鏈所帶來的分散式帳本,具有透明、不可竄改並且不需要中介者的特性,正好衝擊了傳統審計與確信服務的人員的工作內容。面對區塊鏈、Fintech及大數據等技術出現,安侯建業積極備戰。陳振乾表示,他們正延攬非典型的審計人才,要將傳統Auditor的角色與組織,轉型成數位架構(Digital Architecture),更要發展大數據平臺Clara。他透露,區塊鏈固然會對審計造成十足的破壞力,但審計的工作並不會消失,新的審計模式將出現,安侯建業正積極布局,尋找數位浪潮的下一步。

 

「對審計部門來說,2017大概可以定義為數位轉型的一年,邁向審計4.0。」陳振乾回顧了過去審計的技術演進,審計1.0是使用算盤、2.0是計算機、3.0則是電腦,現在的4.0則是運用平臺跟大數據分析,來完成服務。今年的安侯建業全球數位轉型的第一步,就是優先發展Clara智慧互動平臺,導入數位運算與分析的引擎,試圖優化跟客戶之間的互動模式。

打造大數據平臺「Clara」,發展客戶即時互動的新服務模式

「Clara系統的目標就是要建一個平臺,跟客戶做即時性的互動。」過去,安侯建業與客戶經常有頻繁的資料往來,而這些資料的溝通需要透過E-mail或是USB裝置進行傳輸。跟各個企業間的資料交換光要達到便利性,又要兼顧安全隱私,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發展Clara平臺的目的就在於可以即時、便利又安全地傳遞資料。除了增進跟客戶之間的資料傳輸的品質之外,Clara還會有資料運算、智慧分析的引擎,「透過Clara系統,可以將跟客戶的互動萃取下來。」目前安侯建業正跟IBM Watson合作,發展Clara平臺的人工智慧的分析能力。

 

陳振乾表示,傳統審計是信任客戶會把系統做好,然後由審計人員去驗證他們的系統,透過抽樣資料去查核,並推論到母體。

 

但是大數據分析則是全然不同的概念。「假若一萬筆資料,哪些是Outliers(異常樣本),這些Outliers代表什麼意義,你對資料的特性要完全了解。」這顛覆了過去稽核的工作模式,因此他們正在延攬懂資料的分析師來協助,一起解讀資料,並用視覺化呈現趨勢,然後點出每一個Outlier所代表的意義,用這種方式來完成審計。

 

「客戶的資料進來,就可以經過大數據分析的過程,得到一些洞見跟觀察,跟客戶分享。」陳振乾解釋道,過去的客戶服務往往見樹不見林。如今,透過Clara平臺,可以將確信服務這件事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它將在審計證據、資料應用、客戶應用上,協助安侯建業的服務。

將體質轉換成數位架構,尋找會計與資訊背景的通才

除了建構大數據平臺外,安侯建業也開始尋求第二步的數位轉型計畫,就是人才招募,要重構整體體質,逐步轉成數位架構。

 

陳振乾坦言,現在的審計服務,若單靠傳統人才是無法應付的。隨著科技元素的增加,需要在傳統會計能力之外,再跨資訊、資工、數理或資料分析背景的跨界人才。他表示,兩年前,安侯建業就開始進行人才招募的計畫,目前已經招攬了近30位有會計背景,又有資訊背景的通才。安侯建業要透過這些人才,進行事務所內部的數位轉型,倚賴他們對資料萃取方式、資料分析的訓練,再結合傳統的稽核服務,創造出審計的新價值。

 

他形容,未來的稽核人員都要像建築師一樣,能夠善用資源、運籌帷幄,「稽核人員就會像建築師的角色,去找懂土木、懂燈光的人來幫忙蓋房,這就是我們稽核業務的轉型。」他說。

區塊鏈讓資料無法造假,但交易可以!

許多人都預言,區塊鏈將會取代許多中介角色(如:稽核人員),它更被稱為「信任機器(Trust Machine)」,面臨這股來勢洶洶的區塊鏈大浪,陳振乾坦言確實對審計會有很大的衝擊,尤其確信服務的關鍵就是信任,一旦信任可被取代,代表著審計必須尋找到新的服務方向。他表示,技術或許不是最大的難題,最困難的是產業的轉型、人的心態以及新的信任機制。

 

當資料真實性已經不再需要驗證時,稽核人員確實省了不少時間。因為目前的中介成本有很大部分都是在確認文件的真偽。「區塊鏈確實可以把99%的文書驗證的工作去除,但我們要去處理的部份,就是交易是不是真的,變成需要一個獨立的角色去看這件事。」他表示,金融業未來也許很多交易都選擇用區塊鏈完成,而安侯建業扮演的角色就是去保證此交易為真。

 

「交易是不是真的,就會變成我們關注的議題。」他表示,詐騙還是會存在,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未來的詐騙集團,打一通電話,是不可能騙到錢的,而是要有一個交易來呈現這筆詐騙交易。

 

除了稽核業務的轉型之外,整體產業也都在改變。他以國稅局為例,國稅局過去是不知道個人稅務資料如何,所以去查核,但現在有區塊鏈作為一個透明化的分散式帳本,再也不需要傳統查稅人員去查稅,只消把資料撈出來,頂多做一些異常解讀罷了。

 

「如果客戶以後資料都在區塊鏈上,造假的風險就會降低很多,當然一定也會有新的詐騙方式出來。」他強調,資料本身因為區塊鏈而成為無法竄改的紀錄,但不代表交易無法造假。因此,稽核人員仍然有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一旦區塊鏈普及,各種底層協定紛紛出籠後,稽核人員不能只懂區塊鏈的基本原理,而是要去懂每一種區塊鏈協定的差異、模式。客戶的交易,可能分別在A、B兩種不同區塊鏈內完成,因此稽核人員必須理解跨區塊鏈間的運作模式。「審計人員要去了解一個公司裡面,可能有五種不同區塊鏈應對的模式,每一種他所產生的資料模式會如何。」這是稽核人需具備的能力。

 

在各界大力擁護區塊鏈作為落實透明化交易的手段時,另一個新興的議題是「隱私」,這也是陳振乾特別關注的。他認為,當區塊鏈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或許會出現如網路被遺忘權的類似結果。「我覺得技術的發展也會是個擺盪的過程,區塊鏈也許20年發展後,就會倒回來:我有被刪除權。」他說,交易的軌跡是否要一直保留?保留的期限有多長?這都涉及了人性的挑戰,而非技術層面的障礙。

 

如同近期,日本的一名罪犯向日本最高法院要求行使「被遺忘權」,希望可以將他過去曾犯過的罪行報導在網路上刪除一樣。區塊鏈是否也會成為另一種個人隱私的累贅,在探討區塊鏈的優點時,更應該思考技術最終可能會帶來的反噬。

<p>© 2018 KPMG, the Taiwan member firm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member firms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a Swiss entity. All rights reserved.</p> <p>KPM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KPMG International”) is a Swiss entity. &nbsp;Member firms of the KPMG network of independent firms are affiliated with KPMG International. KPMG International provides no client services. No member firm has any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KPMG International or any other member firm vis-à-vis third parties, nor does KPMG International have any such authority to obligate or bind any member firm.</p>

上列組織及本文內任何文字不應被解讀或視為上列組織之間有任何母子公司關係,仲介關係,合夥關係,或合營關係。 上述成員機構皆無權限(無論係實際權限,表面權限,默示權限,或任何其他種類之權限)以任何形式約束或使得 KPMG International 或任何上述之成員機構負有任何法律義務。 關於此文內所有資訊皆屬一般通用之性質,且並無意影射任何特定個人或法人之情況。即使我們致力於即時提供精確之資訊,但不保證各位獲得此份資訊時內容準確無誤,亦不保證資訊能精準適用未來之情況。任何人皆不得在未獲得個案專業審視下所產出之專業建議前應用該資訊。

與我們聯繫

 

申請服務建議書

 

填寫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