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与悉尼大学联合发布《2016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投资报告》 | 毕马威中国 | CN

KPMG与悉尼大学联合发布《2016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投资报告》 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市场更加成熟, 基础设施和农业领域投资再创新高

KPMG与悉尼大学联合发布《2016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投资报告》

2016年,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金额达到114.9亿美元 (153.6亿澳元) ,仅次于2008年的投资峰值。

传媒查询

相关内容

2016年,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金额达到114.9亿美元 (153.6亿澳元) ,仅次于2008年的投资峰值。其中,基础设施和农业领域的投资创下了历史新高。2016年中国企业的投资延续了之前的趋势,不但交易数量突破记录,在行业和地区分布上也更加多元化。能源领域的投资首次超越了矿业。塔斯马尼亚获得了2.8亿澳元的农业投资,而新南威尔士州仍是中国企业投资澳洲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占比53%)。

从全球范围看,自2007年以来,澳大利亚累计获得了900亿美元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在中国各个主要投资目的地国家中,仍位列第二,仅次于美国。美国在同期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但是,澳大利亚获得中国投资的相对增长速度落后于其它国家。

中国历年对澳直接投资总量(百万美元)

在澳大利亚,商业地产1已经连续三年成为中国企业在澳洲投资的主要行业,在2016年占总体交易量的36%。然而,地产投资的性质在过去的一年中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住宅开发项目占到2016年地产交易金额的51%;而在2015年,主导商业地产交易的还是对写字楼的投资,住宅开发的比例仅为27%。

2016年,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达到43.4亿澳元,创下历史新高,这主要得益于Asciano和墨尔本港的数十亿澳元的两大交易。农业领域的投资,在2015年只有3.75亿澳元,2016年则超过了12亿澳元,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规模。能源类投资突破11.5亿澳元,医疗行业投资依然强劲,达到13.5亿澳元。

2016年,也是中国民营企业表现非常突出的一年。民营企业在交易数量上占比达76%,在交易金额上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以上都是KPMG澳大利亚与悉尼大学联合出版的最新一期《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投资》(2017年5月)报告中的发现。报告分析了在2016年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的情况i。Knight Frank (莱坊)为这份报告提供了地产行业的交易数据及分析,Powell Tate就中国企业在农业领域投资中面临的社会认可问题提出了深入见解。

KPMG澳大利亚亚洲与国际市场的主管合伙人,同时也是本报告的撰写人之一,Doug Ferguson(范信德)评论说:“种种迹象表明,在澳大利亚的市场中,中国企业日趋成熟。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前来投资,合资的模式也更常见,同时已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企业追加了更多投资。过去一年是成果卓著的。尽管澳大利亚的外商投资评估制度存在不确定性影响,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的投资继续呈多元化发展,并不断刷新的纪录。”

悉尼大学商学院中国商业管理教授Hans Hendrischke评论道:“目前看来,澳大利亚仍然是中国资本偏好的投资目的地。但我们要认识到,相比其它国家,例如美国和欧洲,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增长速度正在放缓。今后中国政府对海外投资的监管,以及地缘政治因素都会对投资流向带来影响。”

报告摘要

投资的行业分布

商业地产的投资依然占据中国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的主导地位(占比达36%),基础设施领域投资显著增长(达到28%),医疗行业投资也很可观(占9%)。矿业投资占比回落到5%(2015年为9%),能源类(油气)投资首次超过了矿业达到8%。农业表现出色,投资占比从3%增长到8%。

中国企业对澳直接投资在行业上的分布

商业地产仍然是中国企业投资最集中的行业,但较2015略有下降。投资的重点也有所变化。过去几年中,特别是在悉尼,墨尔本这样的主要城市,写字楼的投资机会逐渐减少。更多的开发商把重点转移到了住宅开发,其中不但包括市内的高层楼盘开发,还延伸到中等密度的住宅开发,以及绿地开发项目。中国投资者对投资酒店兴趣依然浓厚,这符合中国旅游业的发展趋势。中国投资者在过去两年收购了17亿澳元的酒店资产,并且预期对于这个领域的投资会持续增长。

2016中国企业在商业地产上的投资细分,数据来源: Knight Frank (莱坊)

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领域是2016年吸引中国投资总量排在第二位的行业,主要因为两项超大规模交易 - Asciano和墨尔本港。具有专业技能和融资能力的中国企业,仍然热衷于与澳大利亚和国际合作伙伴在基础设施领域开展合作。

农业:2016年突破性的完成了12项交易,总额12亿澳元,与2015年相比翻了三番。受到中国市场对高品质食品快速增长的需求驱动,投资集中在奶制品、肉类、海产品和酒类。

医疗:医疗行业投资以华润3.83亿澳元投资Genesis Care为主, 还包括其它一些对医疗服务机构和药企的投资。

矿业:2016年中国企业在矿业进行了8项投资交易,集中在黄金和其它有色金属,总额为8.39亿澳元。与2015年相比,矿业投资下降了35%,在诸多行业中,排名跌至第六位。

 

投资的地理分布

2016年,新南威尔士州吸引了超过半数(53%)的投资,维多利亚州以25%位列第二。南澳在2016年吸引了12.7亿澳元的投资,而2015年仅为5.4亿澳元。西澳则由2015年的1.14亿澳元增长到2016年的13.8亿澳元。塔斯马尼亚也获得了2.8亿澳元的农业投资。

2016中国企业对澳直接投资在各州的分布

投资的规模分布

与往年不同,2016年交易规模分布较为均匀。规模在1-5亿澳元间的交易占到27%,规模在0.25-1亿澳元的交易占47%。

2016年发生的超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不多。商业地产、农业、医疗、能源和矿业的投资规模大都在5亿澳元以下,并多集中在0.25-2亿澳元的区间。

 

投资的所有权分布

2016年是投资交易数量最多的一年,也是民营企业投资交易数量最多的一年。民营企业完成了总价值达76亿澳元的共78项交易。民营企业在商业地产、农业和医疗领域最为活跃。

 

监管变化和展望

中国的‘十三五’规划提供了政策设计和实施的框架,以指导和推动中国从投资密集和出口主导的增长模式,向由消费与创新驱动的增长模式的转型。

毕马威全球中国业务发展中心全球主席Vaughn Barber(冯栢文)评论说:“‘十三五’时期,中国将实施庞大的全面改革,并将为中外企业创造新的重要投资机遇,这将有望成为中国“引进来”和“走出去”的黄金期。这也将为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起到持续推动的作用,为澳大利亚各个行业的企业带来发展和合作的机遇。” 

此外,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加强对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的监管。这背后主要的考虑是防止资本过度外流(对人民币价值有负面影响);降低金融风险(主要针对那些未经过适当的尽职调查,过度使用杠杆,或在商业和财务角度上不合理的投资)。

监管部门密切关注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2。加强的监管措施预计将影响在这些领域的海外投资。不过报告指出,从长期来看,这将对于推进高质量和稳固发展的海外投资起到一定积极作用。

冯栢文先生说:“我们认为,中国的监管机构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监督的加强,将有利于促进中国对外投资整体质量和价值贡献方面的提升,因此实现企业与国家的互惠共赢。我们预计,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将保持长期稳健的增长,特别是在那些与实现‘十三五’规划中的目标相一致的行业和市场。”

范信德先生总结道:“澳大利亚与中国有良好的经济合作基础,在战略上有与中国继续深化合作,实现增长和多元发展的机遇。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对即将发布的外商投资政策白皮书中的新政策的解读会非常关键。具体的,透明的政策指引,可以鼓励投资,并确保外国企业和当地企业继续发展合作伙伴关系,推进与中国投资者的合作。”

- 完 -

 

本档为中文译本。如中、英文本有歧义,概以英文本为准。

毕马威简介

毕马威在中国十六个城市设有办事机构,合伙人及员工约10,000名,分布在北京、北京中关村、成都、重庆、佛山、福州、广州、杭州、南京、青岛、上海、沈阳、深圳、天津、厦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毕马威以统一的经营方式来管理中国的业务,以确保我们能够高效和迅速地调动各方面的资源,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毕马威是一个由专业服务成员所组成的全球网络。成员所遍布全球152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专业人员189,000名,提供审计、税务和咨询等专业服务。毕马威独立成员所网络中的成员与瑞士实体 — 毕马威国际合作组织(“毕马威国际”)相关联。毕马威各成员所在法律上均属独立及分设的法人。

1992年,毕马威在中国内地成为首家获准合资开业的国际会计师事务所。2012年8月1日,毕马威成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中,首家从中外合作制转为特殊普通合伙的事务所。毕马威香港的成立更早在1945年。率先打入中国市场的先机以及对质量的不懈追求,使我们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中国多家知名企业长期聘请毕马威提供专业服务,也反映了毕马威的领导地位。

注释

1本报告提及的“房地产”不包括公寓和住宅销售

2根据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商业部、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出的一个公告Xinhuanet.com, 2016年12月6日.

i报告编制方法 

数据集是由毕马威和悉尼大学商学院共同编制,内容包含中国的实体通过并购、合营和全新投资项目对澳大利亚进行的投资。数据集按照在香港、新加坡和其他地区的附属公司或特殊目的工具跟踪中国的投资。不过,这些数据没有包括组合投资,如收购不会产生外国管理、拥有权或法律控制等后果的股票和债券。 

数据库包括当年确认的直接投资,有关方在该年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而且如需要,获得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中国中国政府强制性的投资审批。在某些情况下,交易的最终完成和财务结算可能会在下一年进行。为保持一致,投资的地域分布根据的是澳大利亚接受投资的公司所在地,而不是按照实际投资项目的实物场地。已完成的价值低于500万美元的交易部包含在我们的分析内,因为此类交易一直缺乏详细和可靠的资料。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报告内所引用的数据均来源于毕马威/悉尼大学数据库以及之前发表的报告。毕马威和悉尼大学团队是从各个公开信息渠道取得有关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原始数据,并以一致和汇总的方式进行核实、分析和编排。信息渠道包含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商业数据库、企业资讯和官方数据,包括澳大利亚统计局、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中国的商业部。

在获得新的信息后,这些数据会定期进行更新和不断修改。与国际惯例一样,毕马威/悉尼大学传统上采用美元作为记录交易的基础货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