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银行业执行披露新规定 | 毕马威中国 | CN
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聚焦银行业执行披露新规定

聚焦银行业执行披露新规定

披露的质量和清晰度将至关重要

金融服务业亚太区主管

毕马威中国

联系

相关内容

迄今,各银行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 9)执行情况的披露参差不齐,有的预估总体影响并作简要说明,有的则就过渡作出详细报告。然而,随着2018年首次中期报告的发布日益临近,市场对于银行业的关注将愈发强烈,期待有更多银行能够披露更详尽的信息。

披露的质量和清晰度将至关重要。银行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让各方对披露信息的详细程度感到满意。时间在飞逝,即使是中期报告也需要遵循某些要求严格的披露规定。

这是银行业必须正视的挑战。它不会那么简单直接 —— 可以说,这是继引入“按市价核算”的概念后,对贷款账面金额有最大影响的一次改变。诚然,这也是我在30年银行业咨询生涯中见过的,对估值流程所作的最大一次改变。

此外,需要谨记的是,在整份财务报表中减值金额往往是最大的一个需要管理层应用判断的数字。

大规模变革

我感觉有些银行可能低估了此次变革的规模和程度。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变革,而不仅是在原有金额基础上加上预期损失的数字。其深刻的影响远胜于此。随着会计模型更趋复杂,此次变革也会影响到监管资本,并需要银行改造流程和控制。

越来越多的银行已披露与影响有关的数字。但是,2017年报表仅披露影响的规模,2018年报表(即季度和/或半年度报表更新)将需要第一次对相关影响真正进行确认。银行希望作出清晰、全面的披露,以便向报表使用者明确、适当地讲述有关影响。

沟通至关重要

与以往相比,银行需要调整沟通的广度和深度。披露的清晰度将至关重要。

银行需要意识到,解释预期损失背后的机理,将比以前在附注中简要描述信贷情况复杂得多。用个体投资者、专业投资者和职业分析师都能理解的语言简明扼要地进行披露,这项工作实属不易。

即便在银行内部,沟通也并非易事。管理层势必要与董事会和审计委员会进行多次长时间的沟通。后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准备金受影响的比例是多少?”之后,管理层需要解释如何得出相关数字,主要判断依据是什么。

如果与同行企业不同怎么办?

分析师将设立基准进行比较,并识别差异的具体原因。如果贵行与同行企业相比差异较大,银行需要自查:为何出现偏离?所用估值模型是否恰当?银行能够从对比中获得哪些经验?

对于在同一国家或市场内运营的银行,对比工作会相对简单 —— 但全球性跨境银行之间的对比将困难、复杂得多。

逐渐优化

银行应在优化计量结果的同时进行上述内部讨论。我认为,任何一家银行都无法信心十足地认定:首次计量就能正确无误。这也是执行前的披露信息,难以做到面面俱到的原因之一。

为了在中期报告阶段提供更完善的更新信息,银行应即刻着手,斟酌考量如何进行相关计量和计算。我们预计,信息披露的质量将在中期报告阶段上一个台阶 —— 但即便到那时,某些细节之处可能仍存在差异。市场很可能要等到2018年报表发布后,才能真正看到全面充分的披露信息。

即便如此,我认为最佳实务做法也要在一至两年后才能酝酿形成。这一点就像我们在审计行业看到的长式审计报告的例子:目前长式审计报告已经在全球普及开来;但在最初几年,各审计事务所出具的长式报告差异较大,而随着时间推移,审计报告也日益趋同。

难以评测减值准备

存在困难的原因之一是,如何确定减值准备的衡量基准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例如,尽管市场已开发出衍生品估值模型,但该模型需要从债券收益率曲线中获取市场数据。可目前没有这样的市场数据,可用于评测减值模型。

可以预见,监管机构很可能关注银行之间的差异,并要求各家银行对相关模型进行压力测试,作出“如果……会发生……?”等类似情景的预测。

有些领域会被重点关注。新准则下减值准备的金额将受到资产负债表外项目(例如,信用卡承诺)的影响,并且,不同主体对信用风险损失敞口的预计期间可能有不同的判断。但银行会在多大程度上按照产品类别或客户类型来划分减值金额?在旧准则下,用于计算组合拨备的贷款账龄以及种类的类别在数量上已经非常多样化 —— 在新准则下,我们是否会看到新的、更多的类别?我想会的。

上述新分析可能意味着,与以往年度的比较将变得困难,但同一主体的可比性将随时间推移而逐渐改善。

这些事情似乎都发生在,西方经济体在结束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接近零利率的期间后,逐渐步入利率上升期的阶段。因此,银行务必需要在减值模型中植入经济计量敏感度分析这一功能。

不只是金融工具……

好消息是,对银行业来说,有关新收入准则和租赁准则的工作和计算很可能不会过于繁杂。

迄今迹象表明,新收入准则不会给银行业财务报表带来大规模的重大影响 —— 银行的主要任务是确保财务报表内披露信息的适当性。但是,具有例如保险或资产管理等非银行业务的大型企业,将有更多工作要做,因为新收入准则对其影响可能更大,某些披露要求也更复杂。

存在困难的原因之一是,如何确定减值准备的衡量基准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例如,尽管市场已开发出衍生品估值模型,但该模型需要从债券收益率曲线中获取市场数据。可目前没有这样的市场数据,可用于评测减值模型。

可以预见,监管机构很可能关注银行之间的差异,并要求各家银行对相关模型进行压力测试,作出“如果……会发生……?”等类似情景的预测。

有些领域会被重点关注。新准则下减值准备的金额将受到资产负债表外项目(例如,信用卡承诺)的影响,并且,不同主体对信用风险损失敞口的预计期间可能有不同的判断。但银行会在多大程度上按照产品类别或客户类型来划分减值金额?在旧准则下,用于计算组合拨备的贷款账龄以及种类的类别在数量上已经非常多样化 —— 在新准则下,我们是否会看到新的、更多的类别?我想会的。

上述新分析可能意味着,与以往年度的比较将变得困难,但同一主体的可比性将随时间推移而逐渐改善。

这些事情似乎都发生在,西方经济体在结束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接近零利率的期间后,逐渐步入利率上升期的阶段。因此,银行务必需要在减值模型中植入经济计量敏感度分析这一功能。

从何处着手?

我接触的大多数银行首席财务官都认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5号》(IFRS 15)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6号》(IFRS 16)是技术性细节,不会给银行带来大问题。但是,IFRS 9着实给银行带来了压力 —— 诸多首席财务官均已认识到,面对IFRS 9, 银行务必要把各项工作做正确。

作为第一步,银行可获取并阅读毕马威发布的IFRS 9 (PDF 224 KB)、IFRS 15 (PDF 138 KB) 和 IFRS 16 (PDF 448 KB) 的快速指南,熟悉并了解相关新要求。

关于作者

李世民(Simon Gleave)是毕马威亚太区金融业主管合伙人,暨毕马威中国最大一家银行项目的主管合伙人。

© 2018 KPMG IFRG Limited 是一家英国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不得转载。KPMG IFRG Limited于英国注册,编号为5253019。注册所在地:15 Canada Square, London, E14 5GL, UK。

© 2018 本刊物为KPMG IFRG Limited 发布的英文原文“Banks under the spotlight with new disclosures”(“原文刊物”)的中文译本。如本中文译本的字词含义与其原文刊物不一致,应以原文刊物为准。原文刊物的版权及所有相关权利均归KPMG IFRG Limited 所有,原文刊物的所有译本/改编本的所有相关权利亦归KPMG IFRG Limited 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