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社会及管治之旅启航:2017年香港上市发行人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调查 | 毕马威中国 | CN

环境、社会及管治之旅启航:2017年香港上市发行人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调查

环境、社会及管治之旅启航:2017年香港上市发行人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调查

针对366家港交所上市企业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进行调查,以评估港交所指引实行首年的报告质量,并提升未来的报告质量

联系

合伙人

毕马威中国

联系

相关内容

森林中的高速公路

毕马威中国首次对360余家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简称“港交所”)上市企业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汇报情况进行调查,发现大量企业还处于环境、社会及管治汇报之旅的早期,而在港交所《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实行的首年,企业也许采取了“逐项对照了事”的方针。

由于环境、社会及管治因素对商业风险、财务表现和前景的影响受到日益关注,世界各地的企业在披露环境、社会及管治信息上受到的压力与日俱增。

然而,《环境、社会及管治之旅启航:2017年香港上市发行人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调查》显示,很多企业尚未展现出对重大环境、社会及管治风险的意识,以及对风险影响的有效管理:

  • 84%的受调查企业在其董事报告的业务审视部分未将任何环境、社会及管治风险定为主要风险。
  • 董事会参与环境、社会及管治的治理并不明确,只有13%的调查范围内的企业表示环境、社会及管治工作的最高负责机构是董事会,4%表示环境、社会及管治工作由董事会以下的机构负责。
  • 只有1/3的调查范围内的企业披露了识别重要环境、社会及管治事宜的方法。
  • 只有29%的披露提及企业为相关环境、社会及管治议题设立的管理系统及/或目标,以展示企业如何管理、监控和提高自身的表现。

我们的调查旨在通过分析企业如何汇报并提供相应建议,帮助企业评估和进一步完善自身的方针,以从汇报中获取更多价值。

请查阅以下交互式图表,了解更多信息:

只有16%的调查范围内的企业在业务审视中将一个或多个环境、社会及管治风险列为主要风险。

列于业务审视中的环境、社会及管治风险


于业务审视中列出环境、社会及管治风险

(市值视点)
行业:

调查范围内的企业中,只有13%的企业表示其董事会负责环境、社会及管治事宜,而很大部分企业没有就环境、社会及管治的治理架构披露相关信息。

环境、社会及管治的最高负责层级

(市值视点)
行业:

总体而言,较大型的企业更倾向表示自身有开展环境、社会及管治的治理,且董事会参与其中。这些企业可能在环境、社会及管治事宜方面更有经验,且可能已建立了环境、社会及管治的治理体系,以对环境、社会及管治进行更有效的管理。

只有33%的调查范围内的企业披露了重要性评估程序,说明它们识别重要事宜的方法。

披露重要性评估方法

(行业视点)

调查显示,大部分披露重要性评估方法的企业在报告中还遵循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指南。这可能让行业中的其他企业受到压力,从而加以效仿。

较大型企业更倾向于在报告中披露重要性评估方法,部分原因可能因为它们当中使用GRI指南的比率更高。

披露重要性评估方法

(市值视点)
行业:

政策及管理方针的披露情况

综上所述,D类描述更可能就环境、社会及管治层面的管理情况提供更深入的了解,而A类描述提供的最浅。

政策及管理方针披露情况

(市值视点)
行业:

只有18%的调查范围内的企业在披露成就之余,还披露负面事故、挑战或挫折。

讨论负面事故/ 挑战/ 失败以及成就

(行业视点)

能源业更倾向于披露与安全及世界转向低碳清洁能源这一趋势相关的挑战和表现,而电讯业的关注也许在投诉和不当广告上。

较大型的企业更倾向于披露表现的负面信息,这部分是因为它们更多使用GRI指南,该指南要求就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和事故披露具体信息。


讨论负面事故/ 挑战/ 失败以及成就

(市值视点)
行业:

企业是通过年度报告还是独立报告进行披露?

行业:
市值:

报告的长度?

行业:

调查范围内的报告长度显著不同,从2页到233页不等。大部分(66%)报告不多于20页,42%报告不多于10页。

报告披露的信息量与企业所用的报告指南相关。几乎所有报告长度超过40页的企业,在遵守《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之余,还参考了其他报告指南,主要是由GRI发布的指南。

较之独立报告,在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报告往往更短。在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最长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是33页。


企业是否使用其他报告指南?

(行业和市值视点)

行业:

哪些调查范围内的企业寻求外部鉴证?

(市值视点)
(行业视点)

联系我们